麵痴

麵是我想到吃時的第一選擇,但,也有意外狀況,出差日本一個月,當時不會看菜單,連著吃了不同口味的拉麵,回來,拒吃麵。

這些年,麵又回到我的菜單,牛肉麵是一定要的,雖然當了好幾屆的評審,少說嚐遍200家以上。然而,吃牛肉麵,清蒸的必去忠孝東路223巷艾先生家的,紅燒的,台味的,則是伊通街的六福,此店的父母開的牛肉麵店以前在昆明街,,不少明星可以在那裡碰到。

相信,大多的人再怎麼吃,都會不由自己走向常去的牛肉麵店,即便是評審,偶而驚豔,還是背叛不了老味。

什錦麵,如今標榜古早味,讀書時,常往衡陽路如今已不在的東方飯店旁小店吃一碗,那真是想吃想死了,非吃不可的味,萬年的麗珠,什錦麵被稱贊,此麵還是少了一味,「」味,從前油麵必加的鹼,能使麵越煮越濃香,現在再怎麼吃,味道出不來,不能怪麗珠,倒是排骨炸的好。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豆腐一、二

豆腐,是許多地方人民生活中的重要蛋白質資源。

怎麼吃?葷素皆可。

我在各地見識到變化無窮的豆腐;在四川樂山去看大佛,瞄完,吃中飯去,才知,當地水好,豆腐跟著成了有名的「豆腐宴」。

只要成菜,東拼西擺一桌子的豆腐,變外形,加各味,一餐下來,非豆腐不可者大概也會受不了,其實,烹調方式必須把味道跳出來,所謂「宴」,非一桌子裝滿排出仗勢嗎?錯。

我在安徽屯溪附近的小餐廳,才真正嚐到如今融入淮楊菜的徽味,其中,還未被江浙人列入的長毛臭豆腐,毛長約二寸,據云毛越長豆腐越香,酥香撲鼻。四十多年前,我在大林老家,每天午後,山東伯伯推車賣的臭豆腐滋味,特別是回鍋再炸,如今,是我嘴饞時的回味。

在昆明的小街上,往往見一些人圍著冒著微微的白煙,香味早就飄到聞香而來的路人,豆腐,哦,是豆乾了,反正嫩到不行,弄不清楚硬一點好,還是嫩;真是費人力,長挾一個個幫豆乾翻面,性急的,微黄即叫停,沾辣椒快入口,否則,等豆乾開花,更酥更香,一邊逛一邊吃。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ShoppingASEhandelASErhvervIndexDKServiceIndexD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