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波年糕甜的吃

sweet sticky_rice寧波年糕,從「點心世界」在中華路時代,即是我的選擇,多好,和大白菜或雪裡紅炒,要一盤,配酸辣湯,過癮。

白年糕,在我家是另一種吃法,切成一條條,再少油在炒鍋上煎,不黏不沾鍋,份量少時,還能拿筷子一個個翻面,微黃時,可以放下先已準備好的家鄉肉或火腿或臘肉,反正,放鮮肉就不對味,特別是以前都是過年期間吃,臘肉各式各樣,就是要那透香臘味來搭,二者拌勻了,撒些白糖,速放韮菜,嗆下少少的醬油,此道不需一滴鹽。

新手可能沒辦法鹹淡甜抓好,即使是我這次一包年糕,分兩次煎,甜就沒放妥,少些,味差矣!

看到我的炒年糕,刀功不好,味不錯,向來手藝差,肉是越切越大,不均勻,不好意思。

 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貴州菜略識

我的廚房書充滿書房,還強占每個房間,甚至樓梯角落,江浙閩粵隨手有,貴州菜偏偏難尋,足見民國38年來台人士,以靠海省份的多,四川菜隨軍來台也易找。

黔菜,辣,不會太酸太麻,受四方鄰省影響多,辣、那就辣到無止盡,可是,比起大多數少不了的魚腥草,我接受度難了。魚腥草在當地稱折耳根,就像我們少不了的葱蒜,炒臘肉煮各類小菜,非它不可,吃來真是可怕,比魚味還腥,台灣也有,煮水喝,拒傳統病常用。

又是曬臘肉季節,貴州的血豆腐,是以豬血和豆腐,拌鹽及五香粉製成,台灣也有豆腐香腸,吃來味却不同,或許傳統的血豆腐是在灶上以迆燻烤,味大不相同。

貴州菜在台北算是少數飲食,大直有一家,做的很道地了,異味怕大家沒辦法接受,推出的酸辣下飯就很好,不妨一試。

 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ShoppingASEhandelASErhvervIndexDKServiceIndexD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