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餃子

十多年前老媽的餃子
翻到一張老照片,是已離世的老媽捏的餃子,保證是記憶裡的東西,直至今天有好多年沒吃到,我也沒動手,真的是功夫手藝,恐怕市面上不會有人賣。

怎麼做?首先皮的部份就有得瞧,以日本太白粉(當年的認知吧?太白粉要好非日貨不可),小芋頭(先蒸再搗成泥),煮粥,取其粥水,好了,太白粉+芋泥+粥水,混合,檊成皮,再一個個捏成餃形,頂端打摺。

饀呢?五花肉切碎成丁狀,蝦乾切小粒同炒,炒香的花生檊成細粒(不是粉呵),主要香味來源是取葱白以細火爆到微黃時,再滴數滴醬油,饀料拌勻,先一天存在冰箱,凝結後,好包故。

吃時,煮好一鍋湯,內有肉絲、筍絲、髮菜,放餃子,起鍋時再放韮菜,既是湯又是菜,此味餃子可能吃不多,很容易飽。

吃不完,入蒸鍋蒸一下即熟,放在桌上待冷,說吃不下,走過去的人,往往又伸手取一個入口,好像更有味。

家菜和外面賣的食物,有很多不一樣,也許因我家是閩西人,媽媽19歲時和經商的爸,杭州、西湖、無錫、上海、廈門、汕頭都待過,不會做菜的手,五湖四海不經意都成了我家的菜。

我家餃子吃來外皮類似水晶餃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螃蟹大餐

台灣的螃蟹,各有特色、外形、季節都能啖到。

大閘蟹今年更貴了,只好回憶回憶;四十年前,聽朋友特地搭機到香港吃蟹,簡直不可思議。現在小朋友聽來,那有什麼稀奇,如今,連我都覺得,跨海到內地都稀鬆平常。

時代不同了!

「今日百貨」也是我們那時代的百貨公司,並且是小孩在頂樓玩雲霄飛車的遊樂園,我們則玩開了,順便吃蒙古烤肉的地方。芝麻燒餅好吃,肉呢?忘了喜不喜歡。

而父親在其他樓吃江浙菜,往事真的久遠,留在腦中的是外場經理小張會打包好搶蟹兩隻給帶回家;那是攬客高招。其實,那年代懂得吃搶蟹的真的不多,紹興酒及重鹽掩,生食之,初嚐者可以小小口含在舌尖,反正,小菜上桌,可以一試,如今搶蟹早就不會送客人,貴啦!

「賽螃蟹」,以蛋清打成類似蟹肉,蛋黃似蟹黃,味不同,另有風味。食蟹過敏者,吃此,別怕。

海味多的台灣,蟹飯、蟹味多多,可以盡情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圖、文版權:翁雲霞

ShoppingASEhandelASErhvervIndexDKServiceIndexDK